奉君集团-专注于提供教育_科技_法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2021-08-12 18:31

刑事案件中,律师可以提供哪些帮助?

分享到:

一、自行辩护的不足

1.可能不具备相关刑事法律知识,不了解“罪轻、无罪、有罪但可以减轻刑事责任、有罪但可以免除刑事责任”等法定情形,或盲目追求不现实、无依据的轻判,导致自身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充分保障;

2.可能被羁押在看守所,人身自由状态受到限制;

3.没有阅卷权,无法全面查阅侦查部门、公诉机关指控犯罪的证据,自行辩护的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综上,普通人由于缺乏相关法律知识,且在会见、阅卷、调查取证方面受到较多限制,无法全面了解案件事实和证据,难以作出比较准确的辩护。

(注:笔者有一次参加开庭,听到一个其他案件的被告人自我辩护时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对本人意义重大,且印象深刻,请求法院能够轻判。”)

二、律师可以提供哪些帮助?

1.律师可以介绍相关罪名在定罪量刑方面的最新法律规定,可以详细列举、核实本案是否存在可以减轻、从轻、无罪、或减轻刑事责任、免除刑事责任的情形,可以搜索与本案相关的参考判例(或判例大数据),使本人对涉嫌的罪名情况有一个较为全面、客观的认识,对于确实构成犯罪的,可以考虑尽快认罪认罚,争取轻判;对于确实存在无罪、轻判、减轻、或免除刑责等情形的,可以由律师梳理后,形成详细的书面法律意见,交给办案机关参考,本人也可以更好地依法自我辩护。

2.律师具有会见权,本人被羁押在看守所的,近亲属或配偶可以委托律师前往会见,律师在会见过程中可以提供前述法律帮助,也可以初步了解案情。

(注:“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的侦查阶段,律师需要前往会见在押人员的,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

3.律师具有阅卷权,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律师可以到检察院申请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及时、全面了解案情。律师阅卷后,可以与当事人进行核实(在当事人被羁押在看守所的情况下,律师可以通过刑事会见与当事人核实案卷中的材料、证据等),并在此基础上给出更准确的法律建议,最终形成法律意见,交给办案机关参考,本人也可以更好地履行自我辩护权。

4.律师具有一定的调查取证权,凭律师执业证书及律师事务所证明,可以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

5.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或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提出申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三、常见的辩护观点

(一)无罪辩护

1.被指控的犯罪行为不符合刑法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

(1)犯罪主体不适格

如,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不具有特殊犯罪主体身份(如受贿罪要求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

(2)犯罪对象不适格

如,某些犯罪,要求行为必须是针对特定对象实施(如,妨害公务罪,犯罪对象应当是依法执行职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等)。

(3)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

如,某些犯罪,法律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4)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的

(5)当事人没有犯罪的故意和过失

如,属于意外事件、不可抗力、缺乏期待可能性;

如,某类犯罪要求“明知”,但当事人主观上不存在“明知”的情形(例,“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如果销售者是通过正常进货渠道、正常的进货价进货,对于该产品是否为伪劣产品明显不存在“明知”的,此时一般认为不构成犯罪)。

(6)缺乏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的

如,某故意伤害案件,张三殴打李四,殴打的行为很轻微,未达到可以引起轻伤的程度,但李四自身患有严重疾病,突发疾病死亡。此时,如果有证据证明张三的殴打行为,与李四的死亡后果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张三可能被法庭认定无需承担刑事责任(但可能要承担民事责任)。

(7)没有产生严重过后果的

如,某些犯罪要求发生“严重后果”以上才构成犯罪,但该案尚未达到“严重后果”的程度。

常见的该类罪名,如“交通肇事罪”、“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兽药、化肥、种子罪”、“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等。

(8)属于民事纠纷的

如,某些犯罪,实际上是民事纠纷,不应当按刑事案件来处理。

2.被指控的犯罪行为因程序有瑕疵,证据未达到法定证明标准不能成立

(1)程序违法

办案机关无侦查权,所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根据;

搜查程序不合法,且未经补正或合理解释,不能证明证据来自犯罪嫌疑人,也不能证明与相关犯罪行为有关,不能作为认定犯罪的根据;

物证、书证的取得程序违法,不能作为认定犯罪成立的证据;

辨认程序违法,无法保证其客观性、真实性,辨认结果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鉴定程序违法,鉴定意见无效(如,样品的提取、封装、送检均违反法定程序等)。

(2)证据违法

证据是用非法方法收集(注:非法证据排除一般应当在开庭审理前提出,且需要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

(3)证据不足

核心证据被排除;

证据之间存在矛盾;

有新的证据,否定了原有的证据。

(二)罪轻辩护

1.罪名错误,应依法变更为其他较轻的罪名;

(1)主观故意不同

(2)犯罪客体不同

(3)当事人不具有,或未利用被指控犯罪的主体身份

2.罪名数量错误,应依法减少

(1)被指控多个罪名,但其中只有少数罪名成立,其他不成立;

(2)虽然涉嫌多个罪名,但根据法律规定,应当从一重罪处罚,不实行数罪并罚。

(3)虽然涉嫌多个罪名,但根据法律规定,其中一个犯罪行为吸收其他犯罪行为,此时也不实行数罪并罚。

3.指控的涉案金额错误,应依法减少

(1)涉案财物价值的认定错误,应当予以调整;

(2)经营金额、获利金额认定错误,应当予以调整;

(3)实际的损失数额错误,应当予以调整(如,部分损失不存在因果关系、部分损失的计算方法错误等)。

(4)犯罪对象(如,涉嫌盗窃案中的赃款、赃物)的数量(或计算方式、方法)存在错误,应依法减少。

(5)涉案金额尚未达到严重后果的程度。

4.被告人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错误

(1)被指控构成“共同犯罪”,但该指控不成立

(如,被指控者是共同过失犯罪,而法律规定必须是共同故意才构成共同犯罪。)

(2)被指控构成“共同犯罪”,但被指控者在其中并非主犯,而是从犯。

(3)被指控构成“共同犯罪”,但被指控者是被胁迫参加犯罪,属于胁从犯。

5.故意犯罪,存在预备、未遂、中止等情形

(1)被指控者在为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时即被抓获,属于犯罪预备的状态;

(2)被指控者已经实施犯罪,但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犯罪未遂;

(3)被指控者已经实施犯罪,但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的防止犯罪结果发生,构成犯罪终止。

6.被害人存在过错

如,被害人故意实施违反法律法规、社会伦理等行为,侵犯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引起或激化了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等。

(三)量刑辩护

1.法定量刑情节

(1)未成年人

一般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但并非绝对。(注:未成年犯罪的定罪量刑,在部分情形下,需结合具体案情认定,如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规定:“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2)未遂犯

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3)从犯

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4)自首

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5)立功

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6)坦白

可以重庆你该出发。因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7)当庭自愿认罪

可以从轻处罚。

(8)退赃、退赔

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9)积极赔偿损失与取得谅解

一般可以从轻处罚,但其中抢劫、强奸等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的应从严掌握。

(10)刑事和解

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礼道歉以及真诚悔罪等情形,可以从轻、减轻处罚,或依法免除处罚。

(11)累犯

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12)前科

可以酌情从重处罚。

(13)针对弱势人员犯罪

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孕妇等弱势人员犯罪的,可以从严从重处罚。

(14)灾害期间犯罪

在重大自然灾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故意犯罪的,可以从严从重处罚。

2.司法解释中规定的量刑情节

某些罪名的量刑情节,规定在一些单独颁布的司法解释中,需要单独查阅相关规定并结合具体案情进行认定,如: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7)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8)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9)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0)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4)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5)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6)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7)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文物管理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8)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9)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国(边)境管理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解释》;

(2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上一篇:律师函失公信,明星扎堆报警上热搜,是维权还
下一篇:12种情况下,律师费可让对方承担!